<var id="jhvm3"></var>
        1. <big id="jhvm3"><strong id="jhvm3"></strong></big>
            <label id="jhvm3"></label>
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jhvm3"></blockquote><mark id="jhvm3"><button id="jhvm3"><rp id="jhvm3"></rp></button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jhvm3"></meter><meter id="jhvm3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jhvm3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  在那蘇武牧羊的地方,獨與貝加爾湖深情凝望

                  俄羅斯 西伯利亞 貝加爾湖 奧利洪島 北線 草原 紅嘴鷗 藍 薩滿

                  俄羅斯貝加爾湖
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其他宗教 > 目的地 > 俄羅斯 > 在那蘇武牧羊的地方,獨與貝加爾湖深情凝望

                  自媒體人、博物館導師,歷史系90后森女。搜狐旅游金牌作者、樂途專欄作家、驢媽媽旅游達人、途牛大玩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朋友圈,看看你的微信影響力有多大?
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此頁至

                  復制成功,去粘貼吧

                  • 湖泊漢時匈奴的北海,就是如今的貝加爾湖。或許,蘇武是中國第一個來到此地的旅行家吧!
                  • 其他宗教傳說奧利洪島上薩滿巖的石頭縫里,居住著守護貝加爾湖的神靈。
                  • 文化控穿行80多公里,穿越2000多年的時光,在蘇武牧羊的地方,獨與貝加爾湖深情凝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,大多數人都應該聽過或讀過蘇武牧羊的故事,也都曾感嘆于蘇武剛毅堅韌的君子風度、百折不屈的民族氣節。也許,故事里寥寥數百字的描述太過簡短,似乎值得我們追問的謎題還有很多。蘇武牧羊的北海到底在哪里?被發配到苦寒之地的蘇武究竟遭遇了什么?又是什么樣的力量支持他熬過了19年的流放歲月?

                  清人王先謙在東漢班固編著《漢書·蘇武傳》的原文之下有這樣一段的“補注”:“北海為匈奴北界,其外即一丁令也。塞外遇大水澤通稱為海,唐書地理志骨利干都播二部落北有小海,冰堅時馬行八日可渡,海北多大,即此北海也。今曰白哈兒湖,在喀爾喀極北,鄂羅斯國之南界。”不難看出,其中所記載的“白哈兒湖”就是如今的貝加爾湖。當我搭乘渡輪漂泊在貝加爾湖上,凝望碧藍的湖水,猜想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來到此地的旅行家應該就是蘇武吧!

                  孤獨的牧羊人蘇武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荒涼的西伯利亞貝加爾湖畔,匈奴單于與蘇武開了個大大的玩笑。單于為迫使蘇武投降,將蘇武囚禁在地窖之中,絕其飲食。蘇武以雪為飲,氈毛為食,饑寒交迫中仍不改其志。單于又將蘇武流放到北海的無人之地放牧公羊,斷絕其糧食供應。承諾只要公羊生下小羊,蘇武便可離開。為求生存,蘇武只得依靠采掘野鼠野兔所貯藏的果實充饑。但他依然手持漢使符節牧羊,無論晨昏,以致于系在節上的牛毛全部掉落了。蘇武活出了自己的風采,令單于的計劃一再落空。本想看蘇武笑話的單于,卻成為了別人眼中的笑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經過5年與孤獨為伴的苦心經營,蘇武將一個人與一群羊的日子過得有聲有色。他能夠獨自織網捕魚、制造弓弩,全然過上了自給自足的漁獵游牧生活。正如孔子盛贊顏回那樣:“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 。”身處孤獨境地卻積極樂觀的蘇武,就像眼前被奧利洪島放逐到貝加爾湖中的鱷魚島那樣。身雖渺小無依,卻不失為美好精致的存在,固能成為游人駐足矚目的焦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人們常說:“愛笑的姑娘運氣不會太差。”努力改造著眼前的茍且,將生活化作詩和遠方的蘇武,也常常得到貴人相助。單于的弟弟於靬王到北海打獵,結識蘇武,對其頗為器重。賞賜給蘇武不少食物、牲畜、盛酒酪的器皿、圓頂的氈帳篷。投降匈奴的李陵與蘇武曾為故交,李陵對流落北海的蘇武亦是極為關照的。總會以其妻子匈奴公主的名義賜給蘇武一些牛羊。已然習慣了北海之地平淡生活的蘇武,娶了一位匈奴婦人為妻,還與她生下一個兒子。兩千年前,貝加爾湖畔的牧羊人蘇武,在含糊不清的故事里是如此孤獨,但在史籍的記載中卻并不孤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李陵來訪的目的更多是來為單于做說客的。雖說勝敗乃兵家常事,但李陵戰敗,全家受其牽連而獲罪,未得幸免。他無力面對殘酷的現實,還不如斬斷昨天揮手告別。懷著滿腔怨憤的李陵只得投降匈奴。而蘇武對于李陵這位老朋友的做法表示理解但并不認同。在蘇武看來,君臣共榮辱,作為臣子自是要肝腦涂地,死而后已的。李陵的孤獨是狂歡人群中一個人的孤單,荒蕪的心靈深陷怨恨之中無法自拔。蘇武的孤獨是廣闊的西伯利亞大地上一個人的狂歡,貧瘠的土地也無法荒漠化他思想的豐饒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畢竟,天降大任于蘇武,是讓他來北海受苦的。自是不會像我們這些游客一般,肆意享受著夏秋之交的風,潛心聆聽來自地球上最深湖泊的澎湃。某些難捱的冬日里,在西伯利亞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的支配下,丁令部落的人盜去了蘇武的牛羊。孤獨的蘇武再次陷入困境。但日子終歸是要過下去的。要知道,寒潮從不會為人們留下太多思考的時間。擺在蘇武面前的唯一選擇只能是一個人重頭再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李陵來到北海,告知蘇武漢武帝的死訊。蘇武聽罷面向南方失聲痛哭竟至吐血,哀慟長達幾月之久。也許你一定會說,世界欠蘇武一座奧斯卡。但在西伯利亞這片沒有觀眾的舞臺上,蘇武又為何要如此盡力表演呢?古來講究“誠於中,形於外,故君子必慎其獨也。”慎獨是儒家修行的最高境界,在一個人獨處無人監督的情況下,善變的人太容易卸下偽裝。而最真實的樣子卻是始終如一的。就如同清澈的貝加爾湖,你能從那深深淺淺的顏色里一眼看得出情深。即便天氣變幻也無需抬頭看天,湖面的答案就是最好的晴雨表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或許,蘇武也會到奧利洪島上的心形許愿石上來許愿吧!上天總算是聽到了蘇武的心聲。漢昭帝即位后的幾年里,匈奴與漢達成和議。漢朝使臣向匈奴單于尋求蘇武等人的消息。雖說在這近20年的時間里,單于們你方唱罷我登場,已不知是換了幾個。但對于蘇武這樣一個專業打臉單于20年的存在還是耿耿于懷的。單于謊稱蘇武已死,卻不料被漢朝使臣責問:“若蘇武已死,我大漢天子又是何以收到蘇武的鴻雁傳書的?”任性的單于神色尷尬,再一次生生被蘇武打臉,只得將蘇武放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我們一路向北,從胡日耳鎮沿著湖邊,抵達奧利洪島最北端的合波角。蘇武在貝加爾湖畔長達19年的牧羊故事就此結束。也許你會說,此時已過耳順之年的蘇武,終于可以走上人生巔峰,安享晚年了吧!但現實豈能如此順遂?蘇武回到都城長安的第二年,上官桀、上官安父子和桑弘羊被人控告謀反,蘇武及他的兒子遭受牽連,蘇武被罷官,其子被處死。漢昭帝死后,蘇武因參與了擁立漢宣帝,賜封爵關內侯。嘗盡世間冷暖的蘇武,把所得的賞賜全部送給親戚、鄰里和朋友,而自己家中卻不留一點財物。也許是西伯利亞空氣清新、水源純凈,亦或是蘇武本就是打不死的小強,在那樣一個年代,他雖曾飽受折磨,竟活到八十多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土著居民布里亞特人

                  兩千年來,匈奴人的一部分后裔留在了這片土地上,歷經后世的鮮卑、突厥、蒙古的相互融合,形成貝加爾湖地區的土著居民布里亞特人。即便在遍布東正教的俄羅斯,他們依舊保留著我們最為熟悉的東亞地區游牧民族的宗教信仰。布里亞特人信奉藏傳佛教與薩滿教,他們會像蒙古人或藏人那樣壘起瑪尼堆消災鎮邪,也會將彩色絲帶或五色經幡系在松樹上祈福

                  傳說奧利洪島上薩滿巖的石頭縫里,居住著守護貝加爾湖的神靈。而薩滿巖附近的13根薩滿神柱,總是被五色經幡包裹起來。只不過經幡上面的文字不是藏文或蒙文,而是俄文。而每年的夏天,來自西伯利亞各地的薩滿巫師都會齊聚于此,進行祈福儀式。看來黃昏時分,自薩滿巖附近傳來的鼓聲,正是他們與貝加爾湖神靈的對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若是在這座神秘的島嶼上談及萬物有靈,那自然是不能忽略紅嘴鷗的。陽光或許是它們唯一的信仰。在晴空萬里的藍天里自由翱翔、追逐陽光,在陰云密布的籠罩下停歇在地面休息。它們早已摸清了人類在島上的行動路線,自然是知道每日中午都要聚集到島嶼最北端的合波角,等待來此午餐的游人。它們可以從游人那里輕易獲得“免費的午餐”,而游人們也樂于與它們互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午餐是由當地的布里亞特人來完成的,他們每個人都是身兼數職——奧利洪島一日游線路的司機、導游、大廚。招待游人的美味自然也是就地取材。架起鍋灶、點燃柴火、加熱飲用水、切好配菜。貝加爾湖里的特產奧姆里魚(秋白鮭)、西伯利亞的馬鈴薯、各種五顏六色奇奇怪怪叫不上名字的香料,熬煮出一鍋鮮美的魚湯。坐在野餐區域的長椅上,盛上一碗暖暖的魚湯,再搭配甜甜的俄羅斯黑面包,實在是幸福的美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用罷午餐,當地的布里亞特人會收拾好碗筷,隨手將剩下的魚刺或面包屑之類的食物殘渣潑灑到遠處的地上。這時,天空中盤旋的紅嘴鷗們便會一擁而上。與紅嘴鷗一起,享受來自貝加爾湖與西伯利亞的午餐,也是一次獨特的體驗。或許,兩千年前的蘇武與他的妻兒,在長居在貝加爾湖畔牧羊的19年間,每一日的每一餐是不是也會如此呢?從奧利洪島的中部一路向北,穿行80多公里,穿越2000多年,在那蘇武牧羊的地方,獨與貝加爾湖深情凝望。同樣的風景,在你眼中的生活到底是艱難困苦的茍且,還是詩和遠方的田野?西伯利亞的藍眼睛里一直滿含淚水,卻也帶著笑。就像心萌動時、情至深處,淚流不出眼眶的時候,最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貼士

                  我采集了關于貝加爾湖的旅游靈感,這里適合與所有人共同體驗。
                  全年來玩最佳。
                  貝加爾湖

                  樂途旅游網與樂途靈感旅行家:驢來驢去 更新:2018.09.06

                  湖泊 其他宗教 文化控

  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  0+1

                  您已經喜歡過了~

                  已釘到靈感墻

                  釘到靈感墻上

                  • 創建新靈感墻

                    該靈感墻已存在

                    0/10
                    僅自己可見
                  確定

                  更多貝加爾湖的靈感

                  3條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回復 MayoginToAction入夏請問夏天去哪里好玩?×
                  需要登錄才能評論,馬上注冊 寫下我的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0/140

                 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

                  更多 湖泊 其他宗教 文化控 靈感

                  發現更多靈感 湖泊 其他宗教 文化控

                  靈感文昨日閱讀量排行|月度閱讀量排行

                  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